• 當前位置:中國伊春 > 政務 > 統計信息 > 統計分析

    伊春少子化現象初探

    發布日期:2019-07-02 來源: 伊春市統計局

     

    人口問題是人類社會共同面對的基礎性、全局性和戰略性問題,人口問題也始終是制約伊春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重大問題。伊春市位于黑龍江省東北部,與俄羅斯隔江相望,是座美麗的林業城市,曾經是國家的重要木材生產基地,年均氣溫1.0℃,2010年人口普查顯示,常住人口為1148126人。上世紀計劃經濟無休止的資源開采導致伊春林業資源枯竭,經濟危困,民生艱難,人口開始外流。尤其是進入21世紀后,伊春人口發展的內在動力和外部條件均出現重要轉折性變化,在人口增長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時,人口工作進入轉折期,結構性矛盾突出。少子化已成為我市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

    一、少子化現狀

    在執行了幾十年的計劃生育政策之后,伊春從2001年到2018年間人口出生率在7.7‰和3.84‰之間運行,連續18年超少子化。人口自然增長率在2006年由正轉負,最低年份201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8.89‰。由于2015年是中國農歷羊年,受民間傳統觀念影響,伊春市2015年出生人口僅為2842人,其中二孩及以上413人,出生人口比上年減少18.2%,創歷史新低。

    2015 年我國實施了全面放開二孩的政策,2016 年受放開二孩政策的影響,伊春二孩及以上出生人口顯著增加,由2015年的413人增加到746人,同比增長了 80.6%。二孩及以上占全部出生人口的19.8%。同時受羊年推遲生育的疊加影響,總出生人數達到3772人,分別高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出生人口數。

    2017年、2018年二孩政策效果持續顯現,二孩出生人數比2016年明顯增加,二孩及以上分別達到1049人和1068人,占全部出生人口的27.1%和29.8%。我們看到,二孩的出生比在增高,二孩政策所產生的積極意義在持續釋放出來,這一現象令人欣喜。但數據同時顯示,在二孩人數增加的情況下,2017年出生人口3875人,僅比2016年增加103人;2018年出生人口又一次出現下降,回落至3583人,與2013年出生人口數基本持平。顯而易見,原因是一孩出生數量下降較多,這又是一個令人擔憂的信號。

     

    不僅是伊春,全國都在面臨出生人口減少的情況。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的人口出生率為10.94‰,出生人口1523萬人,較上年減少了約200萬,人口出生數也創下了自196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2017年、2018年全國一孩出生數量持續下降,這表明在生育觀念轉變、生活壓力加大、結婚年齡推遲等原因的綜合作用下,不僅是我市,我國的整體生育意愿正在被進一步壓低,少子化趨勢未能緩解。如果任由出生人口減少,將直接導致全國勞動年齡人口總量和比重均不斷下降,將使得人口的結構性矛盾更加凸顯。

    二、少子化成因

    伊春人口出生率如此之低,與林業生產和城鎮化較早、獨生子女比例較大有關;與近三十年來青壯年人口外流有關。伊春經濟放緩,工作機會少,青壯年人口外流,人口老齡化加劇,出生率進一步降低。也與人口出生慣性存在一定關系。伊春屬于計劃生育政策執行較為嚴格地區,現有居民已經接受計劃生育的理念,生育觀念和養育模式也更趨向一個家庭一個孩子的形式,2017年和2018年全國出生人口中二孩比例均超過半數,而伊春的二孩比例在2018年僅為29.8%。

    伊春的出生人口規模受育齡婦女規模的影響最大,201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顯示,伊春15-49 歲常住育齡婦女為376691人,5-39歲常住女性為281601人,兩者相差95090人,后者比前者減少25.2%,參與生育人數逐年減少。

    除了育齡婦女規模的影響外,育齡婦女的年齡結構也是影響出生人口的重要原因。從數據上看整個育齡婦女的平均年齡在提升,2015 年全國所有育齡婦女當中,有一半以上都在 40 歲以上。同時結婚人數的下降,婚育的推遲,這些也對出生人口規模、生育水平產生影響。

    三、少子化對策

    2017年伊春出生人口3875人,是伊春近六年來最高值。特別是二孩出生人數比2016年明顯增加,比重繼續上升。“全面二孩”政策促進了人口均衡發展,在育齡婦女人數逐年減少的情況下,出生人口相對政策實施前有所增加。但是數據表明,“全面二孩”政策還不足以扭轉我市、我省乃至全國當前少子化的趨勢。2016 年全國出生人口 1786 萬人,2017 年全國出生人口 1723 萬人,2018 年全國的出生人口1523萬人。由于育齡婦女人數持續減少以及人們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等原因,預計未來幾年我國出生人口將會持續減少。二孩數量進一步上升,以及一孩出生數量的下降表明,緩解少子化最有效措施是要繼續堅持“全面二孩”政策,甚至取消計劃生育政策。

    在生育政策基本穩定的前提下,還必須不斷推出必要的補充、配套福利政策,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一是增進生育福利。適當延長孕產婦休假時間和妻子生產后男性陪休產假的時間。二是加強社會支持。建立公立0-3歲托幼機構并配備專業的育嬰師;繼續加大公辦幼兒園的建設和對私立幼兒園的政策支持解決幼兒入托難收費高的問題;小學校可建立晚托班,采取自愿有償的形式開展學習班、興趣班和特長培養班等,使小學生放學時間與家長下班時間基本同步,在中小學寒暑假期間給與學生家長適當的陪護假期。通過政策福利支持讓廣大育齡夫婦首先“敢于”生下第一個孩子讓生育率保持在合理水平。這將有助緩解人口老齡化、性別比例失衡、勞動力短缺等潛在問題,保障人口的代繼更替平衡,促進經濟社會持續良性運轉。